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城一小撷韵书香

J老师的教育博客

 
 
 

日志

 
 

《咏怀诗》  

2010-05-19 21:50:10|  分类: J老师的百宝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阮籍生平

   阮籍(210—263)字嗣宗,陈留尉氏(今河南尉氏)人,阮之子,“竹林七贤”,有《阮嗣宗集》。他博览群籍,尤好《老》、《庄》。
  为人旷放不羁,任情自适,鄙弃礼法。晚年做过步兵校尉,故世人又称之为“阮步兵”。阮籍年轻时自视很高,世人对他也很器重。曹爽、司马懿请他去做幕僚。但随着司马氏篡权图谋的显露,政治风云日趋险恶,阮籍只能放弃了往日的雄心。他的处境十分艰难。他对司马氏集团的行为极为不满,但不仅不能公开反对,而且身为司马家的幕僚,被卷入政治漩涡而无法摆脱。所以他只能用醉酒佯狂的办法来躲避矛盾。《晋书》谓:“魏末阮籍,嗜酒荒放,露头散发,裸袒箕踞。”王隐《晋书》说他“邻家女有才色,未嫁而卒,籍与无亲,生不相识,径往哭之。尽哀而去。其达而无检,类皆此类也。”《世说新语·任诞》又记一事:“阮公邻家妇有美色,当垆酤酒。阮与王安丰常从妇饮酒,阮醉,便眠其妇侧。夫始殊疑之,伺察,终无他意。”《晋书》本传说他:“本有济世志,属魏晋之际,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籍由是不与世事,遂酣饮为常。”,一方面可以少做违心之事,多少维护了个人的意志,另一方面又不致引起猜疑而导致杀身之祸。阮籍的精神支撑点,比嵇康还要虚幻,他追求一个实际并不存在的逍遥世界。在一个错综复杂的政局中,居心险恶者是可以从任何一个角度加人罪名,置人死地的。阮籍对此非常清醒。他知道对于时事表示可与否都免不了获罪,唯一的办法便是借酣醉加以回避。他终生于政治都采取了这一态度:不置可否。不仅不置可否,而且处处避免引起误会。

庄子一开始就把个体生命和时空思考自觉交融在一起,从而完成从肉体生命向精神生命的过渡;而阮籍则是在历经社会带来的痛楚之后,以一种无奈的心态和故作旷远的言行有意去追寻肉体生命向精神生命的攀升;所以,庄子可以无碍地以肉体的生命在时空王国里逍遥,而阮籍则只能借游仙和隐居获得逃避的排遣。不过,阮籍的逃避心态在很大范围内代表着古代文人在时空思考下对生命意义的认识,庄子逃避心态中的时空超脱除了在陶渊明、李白、苏轼少数文人身上得到较充分的体现外,大多数文人的逃避心态的产生,几乎都经历了与阮籍大致相同的心路历程,即:由对时光无限飞逝的感悟到个体生命的短暂,再由生命的短暂引发对社会的忧患,当生命的价值不能在现实中得到体现时,文人们才去玄想能姑且安顿个体生命的精神家园。因为,在儒家文化熏陶下的古代文人大多不愿意放弃社会责任去追求个性独立,除非不得已方才为之。所以,阮籍的逃避心态具有更广泛的样板意义。现在让我们走进阮籍的精神家园去感悟他的生命思考。

(二)《咏怀诗》

阮籍的代表作是《咏怀诗》八十二首。这些诗非一时一地所作,是其政治感慨的记录。这些诗抒感慨,发议论,写理想,开创了中国文学史上政治抒情组诗的先河,对后世产生了重大影响。据阮籍的经历来考察,在逃避心态的支配下,他的生命思考大致有两种表现形式,一是他借游仙诗去追求超越现实时空的虚幻的生命价值;一是借82首《咏怀》诗抒写对现实时空里人生际遭的悲剧性体验。

1、忧愤伤时

第三首:
  嘉树下成蹊,东园桃与李。秋风吹飞藿,零落从此始。
  繁华有憔悴,堂上生荆杞。驱马舍之去,去上西山趾。
  一身不自保,何况恋妻子!凝霜被野草,岁暮亦云已。
  前人多以为此诗暗喻魏晋之际的政治状况,表现正直之士难以自保的忧患。

2、描写人生悲哀第三十三首

  一日复一夕,一夕复一朝。颜色改平常,精神自损消。
  胸中怀汤火,变化故相招。万事无穷极,知谋苦不饶。
  但恐须臾间,魂气随风飘。终身履薄冰,谁知我心焦!
 
 这里指出,人生由于受到两种力量的压迫,因而是极端不自由的。一是人所生存的社会。社会充满矛盾,充满危险,一切都不可预测,再多的智慧也不足应付。因而人的一生焦虑重重,如怀汤火。即使你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躲过了人世的一切危险,另一种力量也必将使你毁灭,那就是死亡。《咏怀诗》的核心内容,是带有哲理性的对人生问题的思考,并且集中于个人的内在意志与外部力量相冲突,生命从根本上无法获得自由这样一个命题。
3

表现生命孤独感。

面对污浊的社会与短暂的人生,阮籍无法找到真正的出路,只好故作旷达,在生活中,他做出许多惊世骇俗的事情;在诗歌中,他也为自己设计了精神的出路,这就是游仙和隐居。阮籍的《咏怀诗》有不少篇章写游仙和隐居,有些则是仙隐结合。他在诗中常常赞美巢由、夷齐、邵平、四皓等隐士,而讽刺苏秦、李斯等人因贪利禄而导致杀身之祸。阮籍赞美神仙隐逸,只是排遣苦闷的一种方式,他在内心却有一种强烈的生命孤独感。第一首就表现了这种感情:
  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薄帷鉴明月,清风吹我襟。
  孤鸿号外野,翔鸟鸣北林。徘徊将何见,忧思独伤心。
借诗的意象和意境,用象征的手法,寄托一种绝对的孤独感,一种幽深而难以名状的愁绪。1) “未咏出的”是“不能寐”的原因:眼见曹魏政权的覆亡已成定局,司马氏篡逆只是时间的早晚,儒家礼教成了做坏事的招牌,世风日下;自己济世之志已成泡影,还要忍受委曲求生的痛苦。这些苦闷与矛盾只能深藏心底,故使诗人“夜中不能寐”且又不能说,只能用首二句做隐约的暗示。此是。

2)藉弹琴赋诗所咏出的是:屋内,冷月穿透薄帏,寒风直入心扉;野外,失群“孤鸿”“厉响思清远”,觅食“翔鸟”鸣猎于北林。诗人四下环顾,“徘徊将何见”,既无一线光明,又无一个知音,只好将“忧思独伤心”的感慨寄托于“起坐弹鸣琴”了。琴及心声,这样曲折的表达与宣泄,更增添了一层寂寞孤独之感。这是“咏出的”。

3)阮诗发言玄远、归旨难求。诗中“明月”、“清风”的冷寂与诗人寂寞心境和谐而统一,乃景情交融;“孤鸿”、“翔鸟”是极易引发人联想的意象

此末尾两句可视为全部《咏怀诗》。清人方东树说:“此是八十一首发端,不过总言所以咏怀不能已于言之故。”(《昭昧詹言》卷三)

(三)阮籍诗的风格

阮籍诗的风格隐约曲折,“言在耳目之内,情寄八荒之表”,这主要是由其时代与身世决定的。他同情曹魏,不满于司马氏,但身仕乱朝,常恐遭祸,故处世极为谨慎,“发言玄远,口不臧否人物”(《晋书·阮籍传》)。作诗亦不敢直言,常常借比兴、象征的手法来表达感情、寄托怀抱。或借古讽今,或借游仙讽刺世俗,或借写美人香草寓写怀抱。就诗歌精神而言,阮籍的《咏怀诗》与建安风骨仍是一脉相承的,如严羽《沧浪诗话·诗评》说:“黄初以后,惟阮籍《咏怀》之作,极为高古,有建安风内骨。”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